白虎汤合抵当汤治疗危重病医案

  • A+
所属分类:中医医案

患者,男,29岁。家住广宗县伏城村,于1999年6月5日,在邢台发电厂做临时工,不慎摔倒,初未介意。次日即感腹痛,就诊于某职工医院,诊为阑尾炎,输液3天,不效。进行手术治疗,术中发现满腹鲜血,急向市三院外科求助,诊为脾破裂。术后转住市三院,血常规白细胞20x10⁹/L。住院十余天,病情有增无减,曾应用呼吸机抢救,据说是按小时收费。因院方言救治无望而主动出院。院方表示病人不一定能活着回到家,于是准备好殓衣,于5月16日晚由本院教护车送回家。其姑是我的邻居,于5月17日请我出诊,家属的意思是想让我为其拔掉胃管、腹部引流管,以及气管插管,以便在临终时能说几句话,并把昨天从邢台带来的一两瓶液体输上。刻诊,热性病面容,虽不能说话,但能听懂我的问话,知道点头或摇头,神志是清楚的。体温40.5℃,痰涎壅盛,脉洪大而数。棺殓俱备,全家忙于准备后事。我对其父兄说:“虽热高病重,但脉象有力,加之其年轻,尚属脉证相应。若能积极救治,并非全无希望,不应过早放弃。”家属听了我的话,眼前一亮,表示让我治疗。常规补液,加抗生素、激素等,中药白虎汤合抵当汤:生石膏120g,知母30g,甘草20g,水蛭20g,虻虫5g,大黄30g,桃仁20g,粳米50g,加水2000ml,煎取600ml,频频顺胃管灌服,也可从胃管注入,每日1剂。服药5剂,体温36.5℃,痰少,去掉胃管、气管插管和下腹引流管,能进流质食物。未再输液,中药减其分量续服5天。后到邢台人民医院做骨穿,诊为慢性粒细胞性白血病。以白消安、大薯蓣丸治疗1年,渐康复,白细胞最少降至2×10⁹/L,血色素升至90g/L,可下地参加劳动。市三院听说此病人没死,甚惊讶,多次表示要来我处访问,我以偶尔幸中,并无经验而谢绝。后记:此患者存活5年,于2005年去世。

讨论:这个病人,我当时仅根据年轻,脉证相符,断其尚有希望。若对所学没有信心,定会被大医院所误导。至于用药,用白虎汤是因大热脉洪大,用抵当汤是受了西医下引流管的启发,脾破裂术后,蓄血在所难免,这也算是洋为中用吧。

——本文摘自《经方杂谈》

发表评论

您必须登录才能发表评论!